💔

I'm Jack's broken heart.

FXXK IT

“去他妈的,当做沉没成本吧。” ---我

 

“沉没成本是指由于过去的决策已经发生了的,而不能由现在或将来的任何决策改变的成本。人们在决定是否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不仅是看这件事对自己有没有好处,而且也看过去是不是已经在这件事情上有过投入。我们把这些已经发生不可收回的支出,如时间、金钱、精力等称为“沉没成本”(Sunk Cost)。在经济学和商业决策制定过程中会用到“沉没成本”的概念,代指已经付出且不可收回的成本。沉没成本常用来和可变成本作比较,可变成本可以被改变,而沉没成本则不能被改变。”

                                                              ---度娘

已经,就这么决定了么?

最近的心境,undergoes了奇怪的变化。甚至直到现在都不能确定发生了什么。我是清楚的听到ta哭了的。数学课上,坐在我旁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奇怪的是,我也就打算装作完全不知道的,让ta的眼泪就这样从我眼皮底下流过去了。 

不过是水过地皮湿。去他妈的。

以前ta皱皱眉我都要问问是怎么回事的,就貌似一个弹簧一样,从一个极端弹到了另一个。

感觉我就活在这个弹簧上,从来就没有什么“适度”、“适量”这一说。这是要改的。成年,意味着活的越来越不真实了感觉。大家就随便讲讲话,玩玩笑,把真心放到案板上任人切割似乎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情。

 

切,不就是哭么,谁没哭过似的。嘤嘤嘤。

有时候伤心是突如其来且淬不及防的。可能要用十个月,把你从个卵细胞攒成个能新陈代谢的个体。然后又用了十七个(算上今年就是十八个)白白的年头,你就成了个肮脏的,无所事事的人。

结果垮掉只是一瞬间的事。

在一群挤着上校车的陌生人中,就像憋着要放的屁一样,得憋着肆意在眼眶冲撞的眼泪,找不到出口。

什么都找不到出口,我自己,在我虚岁十八岁的年纪里,被自己圈死在“现状”里了。无力的现状,没有出口。

以前总会说:“这个暑假我会怎样怎样...”“新学期我会怎样怎样...”“等我毕了业我再怎样怎样...”

结果也就,没怎样。原来改变的契机不是时间啊,原来一直阻止自己做自己的还是自己啊。

操,还有比这更操蛋的了么。

一天的早上从梦里醒来发现自己除了自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一天的放学从学校里走出来站在人群中发现没谁是可以期盼的了。

“你也牵过手,是左手牵右手。”

这种自杀式的想法击倒我是一瞬间的事情。我坐在靠窗的位置,用卫衣的帽子还有厚重的头发做掩护,第一次,觉得如此如释重负的哭了出来。郭顶的《水星记》被我调成了单曲循环。

可能有了“去他妈的”这种想法,那时候是第一次吧。才知道,原来并不是对一个人足够好就是朋友。天秤座是要找乐子的,走了这么远,我都被这样勉强沉重的friendship压垮了。

累了,我真的累了。

这几个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都是因为不甘心人就这样走了做了很多无谓的努力。自己累了,甚至崩溃了,得到也是勉勉强强的陪伴。想独处,想和谁聊天难道是自由不是么,那因为和“错误”的人聊了天而觉得愧疚是多么愚蠢啊。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我不要再施舍这种廉价的自己为是的善良了。

自己开心就好了。

没有了,我没有朋友了。我所有曾经真心对待过的人都不是我想要的交流。

沉没了。所有的崩溃,不甘,努力,都遗憾的归做“沉没成本”吧。

去他妈的。

有你真好。

到现在为止我已经害怕任何表示亲密关系的commitment了。但你貌似不一样诶,可能因为太相似了吧,一切貌似都很自然。我貌似应该大概可以肯定就算全世界和我不一样我还是能从你这里找到认同感,吧。

哭完回到家真的有点虚脱了,翻了翻列表,犹疑的给你发了“有点烦”这样的话。

结果没想到就想开了。不敢奢望的好。诶有点好。-- 就这感觉。也许你没能感觉这有多大的意义吧。我也就不小题大做了。总之,

Thank God,还好有你。唯一没怎么失望的过的。

三观不同真的别走得太近了。太累。

“做计几就好了。”

嗯。

嗨起来~~~(。・∀・)ノ゙


评论

热度(6)